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尊龙d88最新登录地址 > 深度 - 看到震旦学院学生被网暴,我真的很难过!

深度 - 看到震旦学院学生被网暴,我真的很难过!

时间:2022-02-23 17:3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html模版深度 | 看到震旦学院学生被网暴,我真的很难过!

本文来自公众号:一个坏土豆

土豆说:

南京大屠杀,是中华民族尚未愈合的伤口,也是不可触碰之逆鳞!

坏土豆?作品

陪我的国一起逆袭

首发?坏土豆不哭?( iamhtdou )

我们这一代人,没有人会对「南京大屠杀」陌生,以此为背景的电影,我看了4部。

最早两部是我读书的时候学校包场看的,一部是小学时候的「屠城血证」,一部是中学时的「南京大屠杀」。

其它两部是自己看的「南京南京」和「金陵十三钗」。

在这些电影之外还有一些电视连续剧,但我始终认为「屠城血证」是一部可以封神的电影,尽管这部电影非常久远了,我应该还是小学5年级看的。

只看过一遍,但是里面的每一帧细节到现在都记得非常清晰。

这部电影好在哪里?

所有关于屠杀的电影都客观的反馈了日寇的残暴,在观影的过程中,我们都如同设身处地,进入无边的黑暗地狱,绝望到无法呼吸,窒息到心痛如绞,宛若在漆黑的夜间看不到一丝星光。

也正是因为此,我记得中学看「南京大屠杀」,很多同学看一半就离场了,因为太残酷,残酷到不忍看。

但是「屠城血证」设置的比较巧妙,同样是黑暗无边的绝望,导演在地狱中始终点亮了一盏灯,那灯火非常暗淡,非常微弱,以致于不仔细根本就看不到,但尽管一灯如豆,却从未熄灭,那希望若隐若现,但始终不曾离去。

「屠城血证」中的「希望」,或者我叫这个为主线任务,是医生展涛从现实中醒悟,坚定的投入抗日斗争,要将日军屠城的罪状也就是大屠杀的照片送出南京进行公布,在经历了无数人的鲜血和牺牲之后,展涛最后吸引日军进入钟楼,被活活烧死,但是他用生命守护的记录日寇罪行的血证被人送出,终于公布天下。

在结尾,熊熊烈火中展涛敲响了巨钟,那震撼的钟声响彻长空,也敲打着我们的心,到今天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晰的记得。

当然,电影也有很多负面评价,最多的一点被人评价是:

该片纪实性太差,对日寇暴行的揭露从现象到本质都不深刻。片中只显示了重新编排过的若干组日寇杀人场面,体现不出南京大屠杀之大之凶残。

不过我认为,再好再用心的电影,永远永远也无法还原南京大屠杀黑暗之万一。

毕竟演员是人,而日军尚不如禽兽.....人是无法进行模拟的。

正如我说的电影中所营造的希望,很遗憾,这只是艺术感的加工,这种希望未必是存在的,只能说,对于整个中华民族而言,希望永远存在,让我们无论面对怎样的艰危终可复兴,但对于南京大屠杀中,深陷绝境中的个体中国人,是没有任何希望的,他们能面对的,只有无边的绝望。

2004年11月19日,年仅36岁的张纯如吞枪自杀,此时她的儿子仅仅才2岁,是什么让这个年青的作家舍弃儿子走上了死路?

虽然我远远不如张纯如,但是我可以理解她的心理。

我写了至少40篇日本篇,但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,我一篇都没有真正写过,我选择了逃避,最多从侧翼写了南京陷落前的南京保卫战,这已经是我的极限,即便如此,写了也两天缓不过劲来。

张纯如有着怎样的勇气才能进入这黑暗的历史?

她喜欢写作,原本是因为她喜欢这种自由表达的方式。在她看来,写作是传播社会良知。真正的作家不是玩文字游戏,而要通过文字来传达社会所需要的思想和感情。

童年的时候,纯如与父母谈话时,父母经常会提到遥远的1937年,在大洋彼岸一个叫南京的城市里发生了些什么,她的祖父如何逃离那个人间地狱,滔滔长江水如何被鲜血染成了红色.....

1994年12月,当张纯如第一次看到南京大屠杀的黑白照片时,更是感到了无比的愤怒。

作为美籍华人,她看到的所有书中,居然没有一本提及这段本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。纯如为这一现象震惊了,几乎所有的西方人都知道希特勒的罪行,却无人知晓日本人在中国进行的大屠杀。她为此感到阵阵心悸,从此之后,她的人生彻底改变。

张纯如在此前用近三年的时间,在世界各地访问了许多幸存者,参阅了大量的历史文献,在各种触目惊心的资料的基础上,撰写、出版了「南京暴行」。

张纯如最终自杀,一方面是因为受到了来自日本与美国多方面的威胁,而另外一个方面,是因为这3年的时间,她每天都需要鼓起勇气,来面对地狱般的黑暗与绝望。

这种写作是一种极度孤独与残忍的工作,她接触到的是血淋淋的史实,根据家人与朋友的回忆,她经常在写作中发抖战栗、痛哭流涕、绝望窒息、失眠噩梦、体重减轻、头发掉落.......

这本书的写作,彻底摧毁了她,让她无数次精神崩溃,但责任感与使命感又迫使她鼓起勇气,去面对那看不到一点星光的无边黑暗。

作为一名用心书写的作家,她面对的是尽显人性恶劣、残忍血腥的历史,南京大屠杀是一部残酷杀戮与日寇兽行的百科全书,这些她都要具体面对,还要叙述出来:砍头、活焚、活埋、在粪池中溺淹、挖心、分尸.......

张纯如长期忍受着这种愤怒而绝望的煎熬,在地狱中呆了3年,她的忧郁症越来越严重。

作为一个和平年代的人来说,我衷心钦佩张纯如,我必须承认我绝对没有这样的勇气与胆量去面对这一幕,我只能说,对我来说:

南京大屠杀是中华民族尚无愈合的伤口,也是我们不可碰触之逆鳞。

为什么说是尚未愈合之伤口?

张纯如之不幸,在于她写的是「南京大屠杀」,她不仅仅要面对写作的孤独,她还需要面对美国FBI,日本左翼,社会各界对她的质疑、诽谤、威胁.....

她不断接到威胁信件和电话,这使得她不断变换电话号码,不敢随便透露丈夫和孩子的信息,她曾经对朋友说,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。

但如果张纯如写的是「奥斯维辛集中营」或者是「巴丹死亡行军」,她就会成为英雄,不会有任何人去威胁她,甚至于无耻如赵婷,拍摄一部为广岛日本人鸣不平的电影,也不会有事,会被无数人追捧。

但就是因为张纯如是为我无辜惨死的30万中国同胞鸣不平,所以,她受到了最大的恶意对待。

所以,我们必须要承认,南京大屠杀依然是我们尚未愈合的伤口,因为还没有真正雪耻!

我们还没有取得对日本的完全胜利,这是我们的责任,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使命。

只要靖国厕所还在,伤口就依然在淌血。只要我们的实力还没让日本战栗与忏悔,伤口就不会愈合。

为什么是不可触碰之逆鳞?

夫龙者,其喉下有逆鳞径尺,人有婴之,则必杀之!

我原来写过,我大学的时候也碰到过公知老师,精日老师,但最多最多质疑社会主义,最多吹捧日本经济有多好,从来没有人敢于对日本人的侵华罪行进行洗白,如果老师敢有这样的言论,我们那个年代,老师估计会被打出教室。

宋庚一的无耻言论我不想贴也不想说,她的言论,就好比我作死去问一个人:

你女朋友被人给强了?你拍照了吗?录像了吗?卡秒表了吗?

到底是被强了3次还是5次?

你录像都没有录,你怎么证明你女朋友被人给强了?

如果我问这样的无耻问题,等待我的是什么?

被打死都不多!

但是宋庚一太幸福了,她在言论自由的中国,不是在欧洲。

我打心眼里看不起白左泛滥的欧洲,但是欧洲有否认大屠杀罪,如果宋庚一在欧洲问犹太人是被屠杀了600万吗,犹太人有身份证吗,600万人有姓名吗,不需要学校去开除她,很快就会被公诉,等待她的将是牢狱之灾。

甚至于欧洲人根本不会让她有进监狱的机会。

2015年时,尼克斯仅仅因为上传了纳粹党卫队长海因里希?希姆莱的照片,就被判监禁5个月,尼克斯不服上诉,被欧洲人权法院驳回。

2017年时,奥地利维也纳地方刑事陪审法庭日前作出公开判决,一名39岁男子因在公众场合行纳粹礼被判处18个月监禁,不得假释。

2006年2月20日,英国极右翼历史学家戴维?欧文在维也纳出庭,因为他否认大屠杀,当天,他被奥地利法庭判处3年有期徒刑。

2015年,德国女子施托尔茨,因2012年在一场演讲中否认犹太人大屠杀,被判犯煽动种族仇恨罪,被判监禁两年.......

但宋庚一就没事,开除就完了......

不仅没事,还被一堆人声援,利来w66最老牌,甚至还有不少组织跳出来声援宋庚一,有人要捐款,还有人要给被开除的宋庚一提供工作云云。

我想问难道被屠杀的犹太人是人,被屠杀的南京同胞就不是人,就活该死?

而在另一方面,投诉发表媚日言论老师的学生,被有组织网暴,被问候全家,骂他的人排队都排不过来。

在关键时刻,也就是环球时报和团中央对学生进行了声援,我想说,如果我们连这样对不良风气做斗争的学生都不能保护,我很难想象以后学校将是什么氛围,我们的孩子们将在学校里受什么教育?

我大学毕业已经多年,不知道现在学校的舆论环境如何,为什么有老师敢如此胆大妄为,去触碰民族的底线与伤口。

但是昨天我写完「某大师」,看到某些朋友的留言,我也无法回答......

1937年,「某民国大师」在某大学公开宣称抗战三日便亡国;我宁可中国亡了,也不可抗日.......民国大师的言论激起了广大爱国师生的滔天怒火,最终被批驳到抱头而去,在大学成为了过街老鼠。

但是到了今天,我们已经胜利了,可这个大学就在前天却公然在公众号上祭拜这个狗贼.......

我们胜利了。

我们真的胜利了吗?

我且不说民国大师一系列汉奸言论,就在1949年4月,蒋家王朝已经覆灭,民国大师依然为蒋介石摇旗呐喊,做垂死挣扎,写下论文「某某某统治下决没有自由」,其言论之反国家反人民,我都不敢转帖,随后又跑到美国去搬救兵......

这货是被钦点的反动文人,但是到了今天,有多少大学在为其招魂?

到底胜利了没有?

南京大屠杀,是尚未愈合的伤口。

是因为二战后,纳粹德国被彻底清算,而日本得到了美国的全面保护,日本政治体系的特殊性和家族门阀特点,导致二战时犯下累累罪行的战犯继续执政日本,到今天罪恶的血脉依然传承了下来,如安倍源自于甲级战犯岸信介;

而从甲午战争到侵华战争,依靠掠夺中国人民财富,吞噬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军国主义企业三菱、松下等今天依然掌握着日本的经济命脉;

当年犯下累累罪行的暴徒,今天依然被供奉在靖国厕所。

所以,在日本没有真正被击败之前,他们永远都不可能认罪,我们到今天,也不应该再奢望他们去认罪。

而是去努力让自己强大一点,再强大一点!

当年,我们赢得不甘心,日本也输得不甘心,但我始终相信,终有一天,我们重回世界之巅,美国的霸权被终结,我们会真正为30万同胞一雪前耻,让日本人心甘情愿的跪在大屠杀纪念馆前忏悔,这才能真正让我们的近百年伤口愈合,才是真正的复兴必要条件之一。

可是今天,看到我们自己的土地上,我们的爱国学生被无数人尽情的、肆无忌惮的网暴,我真的非常非常难过,我第一次有了怀疑:

会有这一天吗?我们能为他们雪耻吗?

须知人必先自辱,而后人辱之!

明德先生说我感谢环球时报和团中央为被网暴的学生说话,我这么多年来孤独前行,受到无数的威胁与挑衅、人身攻击,但凡如果有媒体敢为我说一句话,他们都不会如此嚣张。

看到明德先生的话,我不知道说什么。

84年前,南京成为了黑暗的地狱,我30万无辜同胞,惨死在日寇之手;

我们无能为力,我们说是因为当年我们国力不如日本。

17年前,勇敢善良的张纯如在美日的威胁之下,终于精神崩溃,吞枪自尽;

我们无能为力,我们说因为她在美国,我们帮不了她;

今天,敢于和精日媚日分子做斗争的学生被无数人尽情网爆,为日寇洗白的无良教师还有人追捧;

我们还是无能为力吗?

我只感受到了巨大的悲哀,恍惚之间,我想问:

南京大屠杀,真的结束了吗?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相关文章推荐: